首页 > 健康养生 > 三位新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为什么扶贫总是失败?

三位新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为什么扶贫总是失败?

石榴外表普通,但内含的石榴籽,丰满诱人。在民间,人们常用“连着枝叶、切开已交、露出累累果实的石榴”图案,象征多子多孙。具体看来——买石榴,买到甜的,自然是好,但买到酸石榴,也莫要觉得亏,毕竟石榴药用,

2019-11-02 12:11:15

10月14日,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正式宣布。获胜者是abhijit banerjee、esther duflo和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减少全球贫困的试验性方法"。

从左到右分别是班纳吉、杜弗洛和克莱默图/诺贝尔奖推特

诺贝尔奖说-

今年获奖者进行的研究极大地提高了我们战胜全球贫困的能力。在短短20年间,他们以实验为基础的新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发展经济学现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

目前,世界上仍有7亿多人收入很低。每年,约有500万五岁以下儿童死于本可以通过廉价治疗预防或治愈的疾病。世界上一半的孩子仍然没有基本的识字和算术能力就离开了学校。

今年的获奖者采用了一种新的方法来获得消除全球贫困的最佳方法的可靠答案。简而言之,它包括将问题分成更小、更易管理的问题,例如改善教育成果或儿童健康的最有效干预措施。他们表明,这些更小、更准确的问题通常可以通过在受影响最大的群体中精心设计的实验得到最好的回答。20世纪90年代中期,迈克尔·克莱默和他的同事们通过实地实验测试了一系列改善肯尼亚西部学校表现的干预措施,证明了这种方法的强大效果。

abhijit banerjee教授和esther duflo教授,通常与michael kremer教授一起,很快就对其他问题和其他国家进行了类似的研究。他们的实验研究方法现在完全主导了发展经济学。获奖者和其他研究者的研究成果大大提高了人们战胜贫困的实际能力。作为其研究的直接结果之一,500多万印度儿童受益于学校的有效辅导。另一个例子是,许多国家已经为预防医学提供了巨额补贴。这只是这项新研究如何帮助减轻全球贫困的两个例子。它还具有进一步改善世界上最贫困人口生活的巨大潜力。

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寻找贫困的本质

Abhijit banerjee

阿比吉特·班纳吉1961年出生于印度孟买。他在加尔各答大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和哈佛大学接受教育,并于1988年获得博士学位。他目前是麻省理工学院福特基金会的国际经济学教授。

2003年,班纳吉与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和森迪尔·穆莱纳坦(sendhil mullainathan)一起创建了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贫困行动实验室(j-pal),至今仍是该实验室的领导者之一。2009年,jpal获得bbva基金会“知识前沿”发展合作奖。

班纳吉曾担任经济发展分析和研究局主席、国家经济研究局研究员、加拿大经济研究局研究员、基尔研究所国际研究员、美国艺术和计量经济学研究院研究员、古根海姆研究员和阿尔弗雷德·斯隆研究员。2009年,班纳吉获得了印孚瑟斯社会科学和经济学奖。2011年,他被《外交政策》杂志评为世界100大思想家之一。他的研究领域是发展经济学和经济理论。他写了大量文章和三本书,包括获得高盛年度商业书籍奖的《穷人经济学》。他在2006年完成了他的第一部纪录片《疾病的名称》。

Esther Duflo

埃丝特·杜弗洛1972年出生在巴黎。麻省理工学院扶贫与发展经济学教授。埃丝特·杜弗洛是第二位女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此前,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仅授予一名女性埃莉诺奥斯特罗姆。

埃丝特·杜弗洛也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经济顾问。她认为,经济学家应该像水管工一样工作,或者至少“我们中的一些人应该花些时间做一些工作”:不仅应该安装系统,而且还必须随时观察系统,在出现明显泄漏和堵塞时进行修复和疏通。

近年来,杜弗洛获得了许多荣誉,包括2010年的约翰·贝茨·克拉克奖、2009年麦克阿瑟的“天才”奖学金、《经济学人》杂志的“八大杰出经济学家”之一、《外交政策》杂志的“100位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以及《财富》杂志2010年的“40位最有影响力的商业领袖”之一。

在Abdellatif的Jamir贫困行动实验室(j-pal),Duflo的任务是确保在科学的基础上制定扶贫政策,以减少生活贫困的人数。j-pal实验室的研究成果获得国际认可,并获得西班牙毕尔巴鄂维兹卡亚阿根廷银行年度“知识前沿”奖。

阿比吉特·班纳吉和埃丝特·杜弗洛都在同一个实验室。2011年,他们共同撰写了《贫困的本质:为什么我们不能摆脱贫困》一书。

在这本书里,杜弗洛和班纳吉不仅专注于研究贫困的根本原因和扶贫措施的有效性。相反,他们问的问题是,“帮助穷人的有效方法是什么?”

在这种思维方式的影响下,他们两人和其他经济学家开始讨论一系列微观层面的问题:为了抗击疟疾,我们是否应该直接免费向穷人分发蚊帐?免费使用蚊帐的人比花钱购买蚊帐的人少吗?事实上,一项随机研究表明,与蚊帐销售相比,肯尼亚蚊帐的免费分发并没有导致蚊帐使用率下降。

向穷人提供小额贷款作为白手起家创业的启动资本,能帮助他们摆脱贫困吗?作者的研究指出,在六个不同国家进行的六项随机对照实验表明,尽管小额信贷有其他积极效果,但几乎没有证据证明它能提高穷人的总体收入水平。

在过去的15年里,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aji)和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对穷人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集中调查,找出他们为什么贫穷以及贫穷会导致什么具体问题,从而使穷人陷入无法摆脱“贫穷陷阱”的恶性循环。他们从日常生活、教育、卫生、创业、援助、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穷人生活的其他方面探讨了贫困的真正原因。

与此同时,他们也反思了一些关于贫困的流行观点,如穷人依赖的援助越多,外部援助就越不起作用,等等。他们指出,多年来的扶贫政策大多以失败告终,因为人们对贫困没有深刻的理解,好钢也没有发挥出最大的能力。在《贫困的本质》(The Essence of Poverty)一书中,两位作者用大量的例子提出了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寻找那些经得起考验的扶贫项目,并为决策者、慈善家、政治家以及所有希望世界摆脱贫困的人提供重要的指导。

Michael kremer

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 kremer)出生于1964年11月12日,1992年毕业于哈佛大学。他是美国发展经济学家,目前是哈佛大学盖茨发展学会的教授。他是美国艺术科学院院士,曾获得麦克阿瑟奖学金(1997年)和总统学院奖学金,并被世界经济论坛任命为全球青年领袖。他还致力于慈善研究来帮助世界上的穷人。

克莱默最近的研究调查了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健康、水和农业。他被评为“科学美国人”年度50名研究人员之一,并因其在健康经济学、农业经济学和拉丁美洲的研究而获奖。他帮助制定了《疫苗预先市场承诺》,以刺激发展中国家在疫苗研究和疾病疫苗分发方面的私人投资。

2010年秋,他成为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发展创新风险投资(div)的创始科学总监。此外,他还是精准农业促进发展委员会的成员。

由40名成员组成的中国金融论坛由金融协会、经济界、新浪财经等组成。

500万彩票网

相关推荐

© Copyright 2018-2019 jxyl999.com 达草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